圖片系列
亞洲色圖
歐美性圖
自拍偷拍
激情圖片
小說系列
都市激情
武俠玄幻
校園春色
強奸亂倫

請勿進入圖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網址發布>>永久jxs6680.com


(七)遊街展示



「情況進展得太快了!」皇都,二皇子阿格爾的私室內,側近公爵倫斯羅特拿著酒杯,傾聽著攝政王的抱怨。

「殿下,顯然是『白日美人』們想要先下手為強,盧卡斯是個老奸巨滑的狐貍,或許他已經明白了我們的計劃?」公爵喝下了酒。

「阿莉亞的審判進行的太快……不,更不如說是……」阿格爾歎了口氣,用手撐在臉頰上,「更不如說是阿雷斯和阿西斯的行動太慢,他們兩個人究竟在想什麼?」

「總之無論如何,如果這樣事態向著盧卡斯他們期待地發展的話。我們就無法利用阿莉亞事件來達到我們的最終目的。」公爵又倒了杯酒,「我的部下已經來報,瑪耶殿下已經開始準備行動了。」

「瑪耶嗎?」阿格爾頓了一頓,「我這個妹妹幾乎就是小一號的阿西斯,行事果敢犀利,如果讓她這麼就去攪場的話就麻煩了,把拉迪奧叫過來。」

「哦?」

「順便,我也得去準備一下了阿。這樣的大事件,終究還得靠我來收場才行啊。」

「嘛,這樣才有皇國次期皇王的樣子。」公爵笑了笑。

************

幾乎是在一夜之間,關於麻幻藥的審判就傳遍了整個皇都。

皇國之內每個人,都對此大為震驚,一直都如偶像般存在皇室子女,竟然才是麻幻藥背後的主謀,而且還有著荒淫無度的行為。這一真相,讓國民感覺到了被深深地背叛,大量的人民湧上街頭,罵著曾經被他們愛戴過的皇女。

人們稱這一事件為「皇室毒血」。

公審之後,被定罪的阿莉亞,盧卡斯順水推舟將她提到所有人面前。幾天之後,阿莉亞就被裝到了一個遊行用的木製小車上。由於已經被定罪,所以貴族們早也不用顧慮阿莉亞的身份,被定為淫亂的叛國女的阿莉亞,被脫光了衣被強行塞到這個特製的木車之內。

這個車上安了一個小型的囚籠,皇女就被赤裸在關在裡面,整個人呈跪坐在姿勢,頭和臉分別露在籠子的外面。作為一介皇女,被脫光了遊街幾乎就是奇恥大辱,但對於阿莉亞來說,格爾特的折磨可不會就這麼結束。

一進車,阿莉亞就發出在底下就有兩棒被特意削成螺旋型的木型圓物陰森地豎在底上。阿莉亞立刻就明白了格爾特想要幹什麼,恨極了阿莉亞的格爾特即使在這種情況下也不忘記想辦法淩辱阿莉亞,想要皇女在所有仰幕她的國民眼前出醜。

在格爾特的嘲笑聲中,小車開動了,立刻,阿莉亞就感覺到自已下體感來異樣的感覺。那兩根分別進入自已兩穴的異物,就像毒蟲一樣不般刺激著自已的神經。強烈的快感一波又一波的襲來。另外,格爾特還強迫她飲用了大量的水,皇女很明白他在想什麼。

阿莉亞紅著臉,喘著粗氣,迎來了第一陣嘲罵聲。她幾乎不敢相信,竟然會有這麼多人站在街道的兩邊,看著他們憤怒的眼神,好像要吃了她似的。

「去死吧,淫亂的婊子!」

「皇國之恥!」

「虧我們還這麼相信你,你這個不要臉的身體勾引了多少男人了?」

人們的恨意有如波浪一樣襲來,阿莉亞甚至都相信不到,為什麼一下子多了這麼多惡意醜化自已的醜聞。與遠方國度密謀,用性技來賄賂外交官,使用麻幻藥與年輕的美少年發生糜爛的關係,並將他們最終殺死,甚至還有她與遠方魔王的國度裡的魔物交合的傳聞。每一個傳聞都會聲會色,好像是真的一樣。

好像全國的醜聞都是她一個人造成的一樣。阿莉亞頓時只覺得心涼了半截,這時候下半身傳來的快感卻在不斷增大,那毒蟲一樣的木棒,旋轉著直突她的肉體,快感如潮水一般襲來。

全身淋浴在所有人的視奸之下,阿莉亞可以明顯地感受到,人們的恨意之中還有著某些下流的東西。很多人的眼神都停留在阿莉亞那赤裸的胸部,還有毫無防備的大腿之間,曾經高貴的皇室淑女,是他們只可遠觀的存在,而如今……

「看,那婊子雙腿間流出什麼東西了?」有女人叫起來。

「啊,是淫水,真是不要臉啊,果然那個傳聞全是真的,阿莉亞是個這麼無恥的女人!」

「皇國之恥,去死吧!」

不知是誰先開始的,第一個雞蛋打在她身上之後,雞蛋,腐爛的蔬菜,小石頭有如雨點一樣對著阿莉亞赤裸的肉體上傾瀉過去。臉上,秀髮上全是打破的蛋黃,高貴優雅的肉體被石頭擦破,腐爛的蔬菜像羽毛一樣蓋到她身上。

「你這個淫亂的婊子,嘗嘗這個吧!」

不知道是誰叫了一聲,阿莉亞剛一回過頭,就看到一大盆汙水撲到她面前。頓時,阿莉亞就成了一個落湯雞,而這時人們發出了大笑。

「哈哈,阿莉亞,這男人的尿液味道如何,聽說你很喜歡這味道啊?」

失望,屈曲和屈辱,阿莉亞只感到身心俱殘。但同時下半身的木棒又在隨時隨地刺激著她,還有尿道,膀胱的尿意讓她幾乎發狂,被一直調教過的尿道幾乎無法忍受這強烈的尿意。

遊街還在繼續,阿莉亞第一次覺得街人竟然能有這麼多人,甚至比阿西斯大皇女勝戰歸來的人還要多。人們爭相罵著她,侮辱經常愛戴的皇女。阿莉亞忍受著下半身的快感,她現在只希望這木車快點走到盡頭。

但顯然她絕望了,木車走到像牛一樣,一停一停,讓人們在兩邊可以充分看清楚三皇女那高貴的肉體,可親身體驗一下以前幾乎不敢想的事情。木車不僅走到慢,而且還一直在繞,似乎準備要繞過每一個街區似的。

阿莉亞絕望地盼著,那似乎永遠到不了盡頭的目的地快點來到。全身淋浴在人們貪婪的目光之中,忽然,不知什麼人突然衝上來,以著阿莉亞赤裸的兩腿之間就是一摸。

被摸得措不及防的阿莉亞,一陣強烈的快感像電擊一樣襲向全部的神經。而一直緊繃的尿道,那被完全開發過的尿道,再也堅持不住,尿液從膀胱中湧出,木車上濕了一片,還不斷隔著木板的縫隙,滴到地上。

「啊,這真是,太不要臉了。」女人捏著鼻子跑開。

「無恥,皇國之恥!」

「果然是淫亂的阿莉亞,這麼當眾也可以尿得出來!」又是一陣更大的嘲罵聲傳來。

阿莉亞,獨自一個人,赤裸地被鎖在囚車內,無助地承受著所有人的惡意。冷風吹過,阿莉亞一陣寒冷,而她的心則更冷。

「阿西斯姐姐,琉娜,瑪耶,還有哥哥,對不起,我真的,撐不住了。」阿莉亞無助地閉上眼,歪過頭,仍由下半身不斷旋轉的木棒進攻她的肉穴。

正在這時候,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來。

「阿莉亞殿下,她是無辜的!她是被陷害的!」有人在人群中喊。

阿莉亞擡起頭,順著人聲看過去,那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群人,而他們的臉阿莉亞幾乎全都不認識,他們有老人,有小孩,有男人,也有女人。

「阿莉亞殿下,請你堅強起來,你是清白的!」

「阿莉亞殿下,無論如何,我們永遠相信你!」

這些人在人群之中擠出一條路,然後衝開守衛,圍在阿莉亞的囚車旁。他們與周圍憤怒的人們發生了衝突,卻死死不退!

「你們這群傻瓜,那個淫亂的皇女在騙你們,你們被騙了都不知道。」人們嘲笑他們。

「我們才沒有受騙!」一個小男孩,他看起來才八九歲,還稚嫩的雙肩攔在阿莉亞面前。

「證據都有了,你們這些被阿莉亞騙了的傻瓜!」

「阿莉亞姐姐才不會騙我們!」又是一個小男孩跑上來,「無論你們拿出什麼東西,我就是相信阿莉亞姐姐!」

「我也是,我也相信阿莉亞姐姐!」更多的人跑上來,很多很多,越來越多阿。

幾乎要絕望地阿莉亞,看著那些一往無前,支持她的人們,頓時說不出話來了,那些人,她甚至都不記得是誰了。

「阿莉亞大人絕不會是麻幻藥的主犯!」沒有任何的證據,孤立無援的境地但這些人,很多小孩,都頑強地守在那裡,一動不動。不需要任何證據,但他們就是相信她。

「大家,對不起,我已經……」阿莉亞想到自已的處境,被人輪姦,在所有人面前赤裸地交歡,麻幻藥中毒,讓她心如死灰。

「別洩氣啊,阿莉亞大人……」最先跑上來的小男孩衝到阿莉亞的牢房前,「我,最近媽媽給我講了個新故事,她說遠方有個很美麗很美麗的白天鵝少女,她被折斷了翅膀,受盡了委屈,我記不清過程了,總之很慘很慘的,但是她最終堅強地撐了過來,並迎向了自已的幸福,我相信,阿莉亞大人也一樣的。」

小男孩的口才很笨拙,立刻被很多人取笑。但是阿莉亞卻知道,那個故事是真實的。不久前遠方的諸國同盟舉行了三年一次的比武大會上,一個吟遊詩人就娓娓唱出了這個故事,震撼了整個同盟國。

那是第一公主,藍寶石的少女,琳蒂斯的故事。

雖然,最終這些人被憲兵隊趕走了,但不知怎麼地,阿莉亞只覺得自已胸口燃起一股勇氣,是直面死亡的勇氣。即使死,她也決定保持皇女的驕傲,挺起胸膛到最後一刻。

************

廣場上,在人群的嘲罵聲中,阿莉亞也到達了終點。皇女不知道等待自已的命運是什麼,但此時的阿莉亞只是靜靜地站在那裡,平靜地接受一切。

「殺了她,去死吧,這個可惡的叛國女!」

「那個不要臉的母豬,讓她下地獄去!」

人們的叫喊聲此起彼伏,但阿莉亞只是昂然地站在那裡。當然,她並不認識自已是琳蒂斯,只不過,阿莉亞決定以一個皇女的身份去面對最後的結局。

沒有倒在地上求饒,也沒有恐怖和狼狽的模樣,只是靜靜地站在那裡,面對憤怒的人臉,凜然地面對一切。格爾特站在一旁,憤怒地看著阿莉亞,這不是他所想要看到的樣子。他想要看到的是跪倒在地上,不斷求救的阿莉亞,毫無尊嚴的阿莉亞。

「怎麼了,你還想要說自已是無辜的嗎?」格爾特挑畔。

「不。」阿莉亞平靜地搖了搖頭,「我的清白,日後的歷史一定會證明這一點的,我相信那些仍然接受我的人,總有一天會證明我的清白。我只是只是在為這個國家感到歎息……」

「哼,好一個有志向的皇女,你是在為自已的無作為而生感到失望吧。」

「格爾特,正是你們這些人將這個國家推向末路。我們皇國,需要改變……事政官的我,最清楚這個國家的實際情況了,只是……算了。」

阿莉亞歎了口氣,「來吧,無論你們對我做什麼,我都不會放棄自已的尊嚴的。」

凜然而堅強,僅僅是這一瞬間,人們的怒罵聲就減少了一半,有些人開始猶豫起來。

這時候,盧卡斯走上來,他站在臺上,張開雙臂,「各位,皇國的各位,直到現在,為了這個叛國的皇女,我們究竟流了多少血,受了多少蒙蔽,如今,這一切我們一定要傾注回阿莉亞身上,給予她最為正義的懲罰!」

「這之後三天,叛國的阿莉亞將會被鎖在這裡,所有人的視線之中,讓大家每個人都看看,這個無恥的女人是怎麼樣背叛我們的!」

公開展示,被印上恥辱的印記,這就是盧卡斯的做法,被赤裸在鎖在中央廣場的阿莉亞,將在這裡渡過三天三夜。每一個路過的國民都可以走到阿莉亞面前辱罵這個可恨的皇女。但是,這只是表面上,事實,阿莉亞只是在白天的時候被公開展示,一到了晚上,這裡就是貴族們的盛宴。

晚上,被封鎖的中央廣場上,那個私密的小場地之中,卻佈滿了男人快樂的歡淫聲。連續的輪姦,阿莉亞被困在雄性的群體之中,已經沒有了發出悲鳴的餘力。

被連續侵犯的阿莉亞,幾乎沒有了說話的力量。她倒在地上,頸部還帶著那個像征囚犯的木枷,深深在鎖住她的雙手的頭部,讓她幾乎沒有反抗的餘地。人們每天夜裡,都有如失去理性的野獸一樣,以正義的懲罰作為免罪符,肆無忌憚地放縱自已的慾望,不斷侵犯著失去自由的阿莉亞。

數不清的雄性精液佈滿全身,雪白美麗的肌膚上,被人惡毒地寫著各種罵語賣國奴,肉壺,公廁,娼婦,各種各樣汙辱的語句分別寫在皇女的性感處,乳房大腿和私處都被寫了上穢語。此時的阿莉亞整個人都沈浸在穢語和嘲聲之中。

每晚的輪姦,白日國民們的淩辱,耗費了阿莉亞幾乎全部的力量。皇女倒在地上,但最後一個人在她身上完事之後,格爾特走了上來。

「哼哼,看來已經虛脫得沒有力氣了嗎,看你怎麼還在明天的廣場上保持那種態度。」格爾特踢了阿莉亞一腳,「終於,父親已經說服了法院,你的最終處罰已經被定了下來了,極刑!」

阿莉亞聽了這番話,面無任何表情。

「來這裡是想祝賀一下的,終於可以讓我一解心頭之怨了。」格爾特狠狠地拉扯阿莉亞佈滿精液的頭髮,「雖然,能把你一直關在牢裡當肉便器是最好的了可惜父親為了避免事端,一定要殺了你,真是太遺憾了呀。」

「嘛,最後的晚餐還沒有吃吧,一直還能保持體力支撐到現在真是辛苦你了現在,就給你帶飯來了。」說完,格爾特打開瓶子,一陣淫臭的男人精液就這麼傾瀉了下來,一瓶接一瓶,直到阿莉亞全身都佈滿了精液為止。

「這可是你最喜歡的精液喔,好好吃了吧?」周圍的人笑了笑。

「真是和你很相配呢,背叛者的皇女!」

大量的精液散發出的惡臭,不斷在阿莉亞的身上散開出去。而對這一片,流著精液渾身顫抖的阿莉亞,已經連話都說不出來了,更別說任何抵抗了。

「喝下去吧,你是餓很久了吧,如果身上那點不夠喝的話,就把頭貼在地上喝吧,這和你很相配的哦。」格爾特笑了笑,這時候,身上雙站出來了很多人,看起來都是貧窮的流浪漢。

「哦對了,今天是最後一天了,這樣全身佈滿了精液的變態女人,也是有人想侵犯的吧?」格爾特笑著揮了揮手,「去被人干到明天早上,我對阿莉亞殿下仁慈吧,這可是你最喜歡的東西喔,好好享受吧。」

阿莉亞沈默地看著滿意離去的格爾特。明天當自已被處刑之後,用不了多久阿格爾就會行動,將格爾特等人在內這裡所有人都會被一網打盡,而這時盧卡斯會在最合適的時候宣佈這個臭名遠揚的兒子不在屬於他們家族,這一點,阿莉亞早就知道……

男人的淫笑聲再一次傳來,他們伸出手,撲向冤罪的皇女,發洩自已最後的獸慾。

************

白日,阿莉亞被赤裸在架在刀架之上,雪白優雅的肉體早就被精液腐蝕的汙穢不堪,身上到處可以看到人們在她身上寫上的淫穢之語。賣國奴,肉壺,公廁娼婦,這些汙名,將會伴隨著她的死亡一起,流傳下去。

阿莉亞只是平靜地,看著圍觀上來的人群。很多人都是憤怒的,但也有人表示迷茫,還有一少部分人,關切地看著她。他們什麼也做不了,阿莉亞在心中默默地感謝著他們,給予她最後堅持下去的勇氣。

************

這時候,場外卻產生了騷動。四皇女瑪耶組織起來的人群,從街道的另一方壓迫著廣場的守軍。原本,在這裡維持秩序的應該是憲兵隊,但由於瑪耶長期以來一直領導憲兵隊在皇國內進行各種警備任務,可以說每個人都認識瑪耶,即使是隊長,看到氣勢淩利的四皇女也不敢阻撓。

「讓開,讓開,都給我讓開!」身著勁裝,英姿颯爽的瑪耶佩劍,第一個衝到廣場外圍。四皇女鳳目圓睜,周圍的憲兵隊看了立刻讓來一條路出來,「你們這些傢夥,還知道我是誰的話,就給我讓出一條路來。」

「但是,瑪耶殿下。」隊長擦著汗走上來,「這是根據律法來的,殿下你不能……」

「阿莉亞是被冤罪的,我就是來證明這一點!」瑪耶一把推開憲兵隊長,然後徑直往裡面跑,「全部給我讓來,不然我的劍可不留情!」

四皇女尖銳的怒喝聲迴盪在廣場上,憲兵隊的人都知道四皇女的脾氣,所以畏懼皇女的權威,紛紛讓出一條道來。

瑪耶跑在第一線,跟在她後面的是皇家軍事學院的年輕美女教官萊迪雅。

美麗長身的女劍士跑在瑪耶後面道:「吶,瑪耶,我發現你越來越像你姐姐了?」

「阿莉亞?」瑪耶頓了頓。

「阿西斯。」萊迪雅補充道,「閃光的鬼姬,我在想如果是阿西斯大皇女在這裡的話,也會這麼做的。」

兩個人邊說邊衝向廣場的正中央,這時候當她們兩個人率先衝到過道的時候在一處狹小的地方遇到了貴族衛兵的阻擋。

「嘛,知道憲兵隊攔不住我們,就讓自已的私兵過來嗎?」萊迪雅冷笑,手中名劍「銀柄」出鞘,女劍士將劍指向士兵們,「我說,你們不會忘記我的樣子吧?」

「萊,萊迪雅老師?」貴族私兵們吃了一驚,正巧這些貴族士兵,都是曾經在萊迪雅手下接受訓練,一向嚴厲的萊迪雅對他們這些人來說,像惡夢一樣。

「正是個好機會,讓我來看看學生們的技巧吧?」萊迪雅輕巧地一橫劍道:「不用留情,就你們這麼不成氣的傢夥還難不倒我,一起上吧?」

迫於萊迪雅和瑪耶的威勢,士兵們面面相對,終於幾個稍有勇氣的士兵大叫著衝上來,結果女劍士輕輕就將他們放倒打昏過去。

「不愧是貴族的私兵,真是有夠飯桶的。」萊迪雅冷哼一句,作為教官的她最厭惡的就是那些憑著家族關係溷進學院的士兵,而偏偏她總是被按排去教授這些人,這讓萊迪雅一直心懷不滿。

瑪耶朝著她點了點頭,正當兩個人準備繼續前進的時候。

一個魔法師模樣的男人出現在了她們的面前,而他正是二皇子阿格爾的人,新任宮庭魔法師拉迪奧。

「真是傷腦筋啊,沒想到那個阿格爾殿下竟然派給我這麼危險的任務,要是被人發現就不好了啊。」拉迪奧視兩人於無物,這更激起了瑪耶兩人的憤怒。

「拉迪奧,你這個傢夥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阿格爾這傢夥又要做什麼了?」瑪耶提劍上前一步,「如果識趣的話,就乖乖讓路,不然的話……」

「瑪耶殿下真是,每次都是這麼衝動呢,不過這一次,我可是要奉命行事的哦。」拉迪奧邊說邊陰笑著,然後伸出手,劃出了魔法的紋章,「畢竟,這一次的主角可不能是你們喔……」

************

而這時,在阿莉亞的處刑場上,已經有了新的來客。這是連盧卡斯等人也無法阻攔的來客,攝政王,二皇子阿格爾。他正站在被架在處刑臺上的阿莉亞身邊然後當眾宣佈。

「現在,我以皇國奈爾法,攝政王的權利,在這裡正式對阿莉亞的罪證提出質疑!提出重新審判,而在阿莉亞的疑罪確認之前,我要求取消阿莉亞的處刑決定!」

頓時,場內外一片嘩然。









(八)囚犯總輪姦



阿莉亞的公開處刑幾日之後,「皇室毒血」這一事件的影響卻仍然沒有散去但作為攝政王來說,阿格爾顯然達到了他的目的,阿莉亞的審判被延期,原本先前皇都內的大規模抗議卻開始有所收縮,人們對新的攝政王開始有了新的興趣,連瑪耶都對阿格爾此次的行動無話可說。

這對於二皇子來說,當然是好事,可以讓他能準備出更多的精力來對付大皇女和大皇子,涉牽連的不僅是二皇女琉娜及三皇女阿莉亞,更牽動所有皇國人的是更重要的人物,威望最高的大皇子阿雷斯。

由於如今阿雷斯身處於皇國東南方的龐大帝國法爾特,政府的引渡書已經送至帝都,但至今沒有任何回應。至於大皇女阿西斯,這個掌握著全國最強大兵權的女將軍,究竟會採取何種行為也是所有人注目的焦點。

如今,阿格爾自已的住府,他正在與自已的親信們,品賞著暫時的勝利果實阿。

「恭喜啊,阿格爾殿下,這次的出場不僅讓你的聲望提高,也可以暫時讓瑪耶四皇女閉住了嘴。」公爵笑了笑,「這對於我們來說,絕對是一件清靜的事情阿。」

「哈,那是當然,所以我說過,如果當時讓瑪耶搶先到達刑場,一定不會有這麼個效果。」

「那麼,殿下準備怎麼樣應付接下來的事變呢?盧卡斯和他身後的『白日美人』,絕不會這麼容易就漏出可趁之機,格爾特顯然是個棄子,沒有任何證據說明這事與他的父親有關係。一旦冒然行動,盧卡斯必須會申明自已的立場。」

「把格爾特就這麼放著吧。」阿格爾歎了口氣,「我還需要貴族們的支持,比起這個,還是阿西斯的動向更讓人關心。先前派出去的刺客的確進行了行動,但最終阿西斯雖然傳聞被刺,然而沒有下葬和死亡的確認,而刺客也沒有回來。你怎麼認為?」

「刺客一定是失敗了,更壞的是被阿西斯反收買,總之我不相信大皇女會就這麼死了。」公爵聳了聳肩,「殿下,雖然刺客並不知道真正的指使者是我們,但派出刺客實為下策,看來是我們給了大皇女一個最好的拖緩機會。」

「說的沒有錯。歸國與否,本來是阿西斯面臨的迫切問題,她不得不歸,卻又擔心我在皇都設計她。」阿格爾歎了口氣,「如今,正是我們給了她一定弄清事件真相的最好機會。」

「不過,另一件事值得擔心。據報又有一支魔國阿魯法尼亞的軍隊從後方襲擊我國西部邊境。那裡正是阿西斯的駐軍場所。」

「水越來越渾了,魔王這傢夥,他在想什麼?」

「無論是誰繼任皇王,統一的皇國必然是魔王最大的威脅。」公爵笑了笑,「魔王在想什麼,誰也猜不到。」

「無論如何,遠征軍絕不能用來內訌,這一點,阿西斯一定最明白。」阿格爾喝了口酒。

「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準備萬全的計畫,來迎接歸來的阿西斯,如果她準備歸國的話。嘛,無論她收不收得到,我都會寫一封信給她,以弟弟的名義拜訪她。」

「另外,或許是一個好消息,但還不確定。」公爵頓了一頓,「大皇子阿雷斯,聽說有人在南方的奴隸和商業城市見過他,然後他就失蹤了。我不確定他為什麼會出現在塞拉曼,他不是應該在帝國嗎?」

「或許這也是為什麼我們一直收不到帝國回復的原因。」

「可是,為什麼是塞拉曼。」

「因為彌塞拉公女。」阿格爾笑了笑。

「火吻而生的紅寶石?」

「這件事我也聽說了,並不是沒有可能。我會立刻派人去調查的,如果真是如此,那或許命運真的站在我這一邊。」

「阿莉亞殿下呢?」公爵笑了笑,「格爾特的淩辱可不好受喔。」

「就這樣繼續交由格爾特『保管』吧,除此之外別無辦法。」提到這個話題阿格爾就厭惡地揮了揮手,結束這個討論。

就這樣,三皇女阿莉亞仍然以冤罪皇女的姿態,繼續被關押在憲兵監獄。至於阿莉亞的清白與否,其實已不在重要,也不再有新的起訴程序被真正發起,因為對於權力者來說,重要的是阿莉亞必須作為引誘,繼續呆在監獄,這樣計畫才能進行下去。每個人都在為將來的下一步棋做打算。

************

從最後的公開處罰到現在,已經過了半個多月。三皇女阿莉亞仍然被關押在憲兵看守所,由於正式被定罪。甚至連四皇女瑪耶也不能輕易探監,阿莉亞也從此以正式的囚犯開始了監獄的屈辱生活。

不僅手腳甚至頸部都必須戴著連有鐵鏈的鐐銬,高貴典雅的四皇女穿上格爾特特製的囚衣,這些囚衣有時候是男性囚獄手淫過帶有精液的舊衣服,更多的時候是為阿莉亞特製的,小號囚衣。

這些囚衣非常短小,上半身把乳房勒得緊緊的,而且經過制意剪栽,完全像個妓女服一樣暴露。

下半身更是只有一條短小的內褲,包裹住渾圓的臀部,上身囚衣的長度也僅僅能遮掩住三分之一的臀肉,平時,三皇女必須穿著這樣的囚衣,露出修長豐滿的美腿,忍受著看守和囚犯的視奸,以及必須在活動時段經受囚犯著惡意的玩弄阿。

就這樣,屈辱地日子過了一天又一天。某日,阿莉亞被帶到監獄牢房的中央場地上,她不明白發生了什麼,只是被從上方垂下的四根鐵鏈鎖住,分別繫在皇女手腕和大腿中央。讓她呈著一個無助的大字型。

格爾特站在前方,看起來好像很興奮,眼裡帶是充滿恨意。

「好了,各位囚犯們。今天,大家所期待的,我們皇國第二憲兵監獄的新人入所儀式就要開始了!」

「入所儀式?」阿莉亞吃了一驚。

「從現在開始,我們高貴又淫亂的阿莉亞大人,將成為我們的一員。按照慣例,各位一定等不及了吧,那麼阿莉亞大人的入所儀式現在開始!」格爾特殘忍地大叫一聲,「那麼,馬上各位的囚房會隨機開啟鐵門,被放出來人可以就順著秩序享受吧,畢竟阿莉亞大人從今開始就是我們的一員了嘛,不過不要爭吵哦,人人都會有機會的。」

格爾特話音剛落,立刻就有看守打開了某間牢房的鐵門。

「哦,看來我們是第一啊,真是夠幸運的。」

「雖然阿莉亞大人已經不是處女了。」

複數個囚犯走到被鎖在場中央的阿莉亞,好色地看著她。

「你這姿勢很誘人喔,阿莉亞大人。」

「喂,被我們看著屁股還在扭,看起來是想要得不得了的吧,果然是淫亂皇女啊。」

幾個犯人邊說,邊把衣服脫光,然後走到阿莉亞無助地身體前。其中一個伸出去,衝著無防備的下體掏過去,立刻傳來了皇女尖銳的低鳴聲,阿莉亞紅著臉努力想要掙扎,卻只能徒勞地發出鐵鏈聲。

「不,不要這樣,不要這樣摸我……」阿莉亞發出嬌喘。

「喂,就這樣受不了的話,接下來可有的你苦吃了,無論怎麼說。你將要服務我們全部的人呢。」

「全部?」阿莉亞吃了一驚。

「全部就是全部,包括最近新來的囚犯哦。」男人笑了笑,「其它的憲兵監獄可沒有這待遇,某種程度來說,這也是種幸運吧?」說完,他走到前面,然後握著自已的肉棒朝著阿莉亞的肉穴就插了進去,同時,另一個男人則走到了她身後,直捅皇女的菊花。

這時,周圍響起了盛大的歡呼聲,入所儀式正式開始了。

「啊……」阿莉亞發出呻吟聲,想要閉緊雙腿,卻因為鐵拷的原因無法做到兩個男人就這樣一前一後,然後不斷衝擊著阿莉亞的兩穴。

「哦哦,真是緊啊,果然是皇女的肉洞,就是和那些平民女人不一樣。」

「是啊,皇室便器喔,這可是那些貴族也享受不到的吧?」男人邊說邊抽,阿莉亞無助地忍受著男人的玩弄,兩穴傳來快感和痛感,交含在一起,其間不斷有些許的淫液從皇女交合的兩穴中流下。男人每一次怒吼,周圍就會發出歡騰聲好像是在進行比試一樣。

男人越生猛,阿莉亞叫得越大,周圍的歡呼就越大。終於,兩個男人同時狂吼一聲,濃厚的精液就被射進了阿莉亞的體內。但還沒有等她喘上一口氣,又有新人替換了上來。

「啊!」無法做任何抵抗,又有新的肉棒刺了進來。阿莉亞無助地忍受著男人的侵犯,周圍地穢語不斷沖激著她的神經,可是她連摀住耳朵也不行。

不斷的侵犯,強熱的肉棒在皇女的身體裡進出,夾雜著大量的淫液。阿莉亞的淫叫聲變得越來越大,前後兩穴的男人卻更生猛了,他們怒吼著,像野獸一樣拉扯阿莉亞的身體。

皇女雪白柔軟的身體被扯得像人偶一樣,不斷被撕扯著,玩弄著,又是一聲怒吼,男人射精了,然後滿意地離開。但阿莉亞沒有休息的時間,她仍然保持著大字型站立的姿勢,迎接新的男人。

可是她不知道,無止境的輪姦這才剛剛開始,當第三對男人將精液射在皇女體內之後。阿莉亞只感覺到自已被換了一個姿勢,整個人橫過來,單腳站立,另一隻腳向上張開的姿勢,新的男人將肉棒伸了進來。

這一次是肉穴和嘴巴,途中,格爾特打開了新的牢房,圍在阿莉亞周圍的人變得更多了。

「嘿嘿,真是難忍啊,快要到我們了,想不到真是皇女啊。」

「我以前就想這麼幹了,那幾個皇女一個比一個漂亮,可是不敢啊。沒想到在這裡,真是走運!」說完,他走到被換了姿勢的阿莉亞面前。本來被弄成這樣子,已經很難保持平衡的身體立刻被男人圍住。

「喂,你的嘴巴還閒著吧,快點給我含住!」

「這樣子倒真是不錯,要不要像狗一樣放著尿來看看,哦對,阿莉亞大人早就習慣這樣放尿了吧?」

阿莉亞的頭髮被狠狠地拉住,她努力地搖了搖頭,「我不要……」立刻就被打了一巴掌。

「讓你幹什麼就幹什麼!喂,腳開得更大一點!」男人邊說,邊直接用力將阿莉亞的腿拉開了更大的幅度,然後另一個人從後面直插阿莉亞的肉穴。

「感覺不錯喔,像串刺一樣。」

「嘿嘿,真的。喂,給我含住不許滑出來!」男人說完腰部一挺,直刺阿莉亞的喉處,立刻傳來皇女的嗚咽聲。兩個人就這樣一說一答,分別從前後貫穿阿莉亞的身體,僅有一腳支撐著身體的阿莉亞,被男人激烈的運動耗盡體力,被像個人偶一樣扯著的身體,帶動著鐵鏈發出金屬的響聲。

男人越動越快,然後在周圍所有人的歡呼聲中,同時將精液射在了阿莉亞嘴巴和肉穴裡,粘稠的精液弄得皇女滿嘴都是,那種腥臭直衝鼻口,幾乎讓阿莉亞發昏。下一刻,男人的肉棒就離開了她的身體,阿莉亞仍然單腳橫著身體被拷在地上,立刻就有新人換了過來。

「啊,不,等一等,啊,嗚!」皇女還沒有說話,新的肉棒就進入了嘴裡,然後只感到後面一陣衝撞,又有新的肉棒撞了進來。新一輪的輪姦又開始了。

不斷的突刺,抽插,男人們粗野的動作,狂吼聲,構成了新一陣的淫獄。當第五隊男人將精液射進阿莉亞的體內之後,格爾特又陸續放進來新的囚犯。

************

同一時間,四皇女瑪耶的房間內,女劍士萊迪雅正和她一起,從皇國的西方邊境,傳來關於魔軍新的動向,不知為何已經潰敗的魔軍組織起了新的反攻,他們從各處突然出現,襲擊邊境的城市和村莊,當前情勢一片溷亂。

「不好,這樣的話,阿西斯姐姐肯定脫不開身。」瑪耶讀完報告,將紙捏成一團扔到火裡,「阿雷斯哥哥那裡又傳來壞消息,我們的國家,究竟變得怎麼樣了。」

「阿雷斯殿下的傳聞是真的嗎,他為什麼會出現在塞拉曼?」萊迪雅很不明白。

「我,是知道的……」瑪耶歎了口氣,倒地椅子上,「哥哥恐怕是為了帝國的彌塞拉公女?」

「熾炎騎士團的大公女?」

「阿西斯姐姐和哥哥都不在,阿莉亞姐姐又出了這種事情。」瑪耶鼓起勇氣後道:「無論如何,我必須要更努力才行,姐姐和哥哥不在的皇國,我一定要守護住。」

「這樣真的沒關係嗎,阿格爾這個攝政王……」萊迪雅看起來很不甘心。

「我也不認同阿格爾那傢夥,但現在……我不知道,我想先想想辦法解決阿莉亞姐姐的事情,還有穩住國內局勢才是最主要的。」瑪耶轉過頭,看著萊迪雅道:「其實,你也很擔心吧,聽說提米娜在亂軍中消失了,至今消息不明,她可是你最好的朋友。」

「不用說了,瑪耶。」萊迪雅轉過身,「我們都是皇國的子民,現在最先要考慮的應該是如何讓皇國在這裡紛爭中,保存實力。」

「是啊。」瑪耶看著雄雄燃燒的爐火,「阿莉亞姐姐,她現在還好嗎?」

************

同一時間的憲兵監獄中,阿莉亞的輪姦這才剛剛開始。周圍的人數不僅沒有減少,反而更多了,男人們邊說著話一邊等待著輪到自已的那一刻,甚至還有人躺在地上休息的。唯有阿莉亞,仍然被鐵索吊在場地中央,承受著男人的侵犯。

這一次鎖又換了位置,阿莉亞被改成仰天向上,大開雙腿的姿勢,嘴裡和肉穴分別承受男人的肉棒。不知道什麼時候,下半身的短褲已經被取走,完全赤裸了。

「哈哈哈,想不到高貴的皇女殿下也會這麼樣仰天張開大嘴,給我們玩口交啊。」

「啊……」阿莉亞發出呻吟聲。

「怎麼樣,很辛苦吧,但是對我們來說,可是很棒喔。你很誘人,阿莉亞殿下。」後面插著阿莉亞的男人邊說,邊激烈地抽插著皇女的身體,雙手握住阿莉亞腰部,用盡全力突刺。同時,嘴的那一邊,也傳來男人強有力的衝刺,兩邊力量的交合,讓阿莉亞甚至有了全身被貫穿的錯覺。

「嘿嘿,想不到這種方法也能搞女人,我可是第一次呢。」男人邊說著,一邊拍了拍阿莉亞的臉龐,然後將肉棒朝嘴裡更深處送進去。因為重力關係,整個頭反仰在下面讓阿莉亞非常痛苦,又因為肉棒的關係擡不起來,皇女只能保持著這樣仰面的姿勢,承受著男人的侵犯。蜜色的長髮拖到地上,看起來淒慘無比。

「喂喂,怎麼不說了,你不是一直在說不要,剛才不是叫得很歷害嗎?」男人說著用力一挺,肉棒更深入地進入了阿莉亞的體內,「看來是被玩得很爽吧,果然和你姐姐一樣,是個淫亂皇女啊。」

「嗚,嗚,嗚……」阿莉亞努力搖著頭,含著大肉棒的嘴裡發出嗚嗚的聲音皇女想要否定,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喂喂,這是什麼回答?」

「是想說,更用力的操我,是這樣吧?淫亂皇女……」兩個男人對視一眼,突然間加快速度,自作解釋的說法引來了周圍人的大笑。過於激烈的抽動,讓阿莉亞被吊在半空中的身體更激烈地抽動著。

「哈哈,像一條活魚一樣啊,太有趣了!」

「嘛,看起來是該射了。」男人邊說著邊做,阿莉亞睜大眼睛,被肉棒貫穿的身體可以明顯地感受到插在身體裡肉棒的膨脹。皇女發出掙扎的嗚咽聲,很快大量的精液分別從兩邊一齊射了出來,撒在皇女的肉體之上。

「咳,咳!」男人撤開之後,阿莉亞立刻不斷在喘起來,大量嗆入的精液讓她整個口腔好像粘起來一樣,被鐵索吊住的地方開始發出痛苦的信號。但僅僅是一瞬間,又有新的男人替代了上來。

「嘿嘿,終於輪到我們了!」

阿莉亞立刻就發現巨大的黑影襲向自已,皇女還沒有發出聲音,嘴裡就被男人的肉棒堵住了。

惡夢還在繼續。

************

「這次的審判,果然還是奇怪。」事務官克勞格斯看著文件發呆,「二號憲兵囚獄,阿格爾攝政王的不作為,究竟這其中隱藏了多少陰謀?」

「記憶水晶只能記錄真實。」一旁的艾魯瑪澹然地說。

「記憶水晶並不是決定阿莉亞殿下罪名的直接證據。」克勞格斯將手撐在頜頭上,「在自由被剝奪的情況下,監獄裡的錄像根本不能證明什麼。」

「不僅是監獄裡的,還有妓院外的影像也有。況且憲兵監獄素來擁有獨立體制,難道你認為憲兵監獄會誣陷阿莉亞?更何況,真正與憲兵隊關係密切的,不正是她的妹妹瑪耶嗎?」

「可為什麼偏偏是二號憲獄?憲兵部受皇室直接監視,但阿格爾在其中的不作為所有人都看得到。這次冤桉,很不正常。」克勞格斯搖頭,「而且,無論記憶水晶如何,若不是二皇女琉娜殿下的認罪,還有一系列無法理解的印章被盜用事件的話,根本不足以為證!」

「你是在懷疑阿格爾攝政王?」艾魯瑪冷冷地說。

「艾魯瑪,你變了阿,阿莉亞不是曾經是你在皇家軍事學院,同期最好的朋友嗎?」

「我只是憑事實說話。」

「你是在幫阿格爾說話!」

「我走了!」艾魯轉過身就走,但到門口的時候,被克勞格斯叫住。

「艾魯瑪,你動過我處理的文件吧。」年青事務官謹慎地說,「你最近越來越冷澹了,和我距離越來越遠,我們是婚約者不是嗎?」

艾魯瑪看了他一眼,仍然面無表情,她轉過身打開門,這時候宮庭魔術師拉迪奧出現在門口。

「啊,你在這裡啊,艾魯瑪,正好我這裡有些事情要請你做一下。」

「我明白了。」艾魯瑪恭謹地點點頭。

「艾魯瑪,你竟然幫這個男人做事,當初不是你一直主張將他入獄的嗎?」克勞格斯吼起來,如今艾魯瑪的行為,對他來說幾乎等於背叛。

「噢,狗主人不行了,狗也開始亂吼了嗎?」拉迪奧挑釁。

「克勞格斯,忘記自已的身份了嗎?我們是事務官,而拉迪奧為攝政王服務我為皇國效力有什麼不對的?」艾魯瑪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只留下呆在原地的克勞格斯。

************

二號憲兵監獄之中,阿莉亞的輪姦還在繼續。隨著格爾特放出的囚人越來越多,場面變得越來越淫糜。已經記不清有多少人侵犯過阿莉亞了,期間皇女失神昏過去很多次,但馬上又被強烈的刺激弄醒。此時的皇女,已經虛弱無比。

「喂喂,怎麼輪到我的時候,反應就這麼小了。」

「切,喂,後面的人,給她換個姿勢!」從前面插入阿莉亞肉穴的男人叫了一聲,另一個男人從後面將阿莉亞抱起來,然後弄出了一個小孩子把尿的姿勢,接著將拷在阿莉亞手腿和大腿上的鐵拷鎖在一起,另一邊的也如法炮製,這樣可憐的皇女就這樣被迫保持著這個把尿姿勢。

腕部和大腿拷在一起之後,再連到天頂吊下的鐵鏈,阿莉亞就這樣被垂吊在半空中,以屈辱的姿勢被固定在半空中。身體的重量都垂在手腕和大腿上鐵鎖處讓皇女感到一陣生痛。

而這時候,新一輪的侵犯又開始了。兩個男人分別從一前一後分別進入阿莉亞的身體,然後在受到驚嚇的阿莉亞身體上肆虐,直到射出了自已的精液。

接著,立刻就有新的男人圍了上來,但是精力虛弱的阿莉亞無論怎麼玩弄,都反應微弱。

「可惡,怎麼又不動了,這樣有什麼意思,喂,想點辦法給她提提神啊。」

「嘿嘿,那簡單,我們把這個鐵拷鬆一鬆吧,我數個數,我們一起放。」

「好辦法。」於是兩個男人一合計,然後突然同時鬆開了抱住阿莉亞的手,立刻半吊在空中的阿莉亞身體飛速下降,直到吊在天頂上的鐵鏈被拉得筆直。強烈的拉扯所帶來的痛苦,讓阿莉亞從痛苦中一下子被驚動。

「嘛,力度沒掌握好,再來一次。」男人點了點頭,又提起阿莉亞無助的身體,然後慢慢上提,這一次並沒有一下子鬆開,而是慢慢地放鬆鏈子,同時兩根肉棒分別頂在阿莉亞下半身的兩個洞裡。

「咳,啊,啊!」阿莉亞又是發出一聲驚叫,這一次是下體傳來的痛楚。身體在一點點下降,兩根肉棒就像柱子一樣插在她體內,支撐著她的身體,也就是說,現在的她全身都壓在男人的兩根肉棒上。

「哦哦,緊了緊了,真是緊啊。」

「啊啊,這裡也是一樣,全部被包緊了,太爽了。」兩個男人大笑著,然後抽插了幾下,接著男人又開始拉扯鐵鏈,於是阿莉亞的身體又開始上升,然後下降。

男人滿意的大笑中,充斥著阿莉亞的悲鳴聲。

「嘛嘛,被插得這樣深,讓你很爽吧?」

「不,不是這樣,不,啊啊啊啊啊啊!」阿莉亞還沒有說話,又是一陣上升然後下降,一瞬間的衝擊,讓阿莉亞幾乎停止呼吸。

「很爽吧,那麼更爽一些。」男人邊說邊重複之前的動作,但每一次的力量都在加大,阿莉亞就像人偶一樣被隨意玩弄,那種身體好像要被撕裂的痛楚直衝大腦。皇女幾乎不能保持神志,就感覺眼前火花飛舞。

「再來,再來!」

「哎?啊啊啊啊啊啊啊!」強烈的刺激之下,男人們迎來了新一輪的高潮。然後又有新的人走了上來。

「剛才看起來很有趣的樣子,我們要不要也來玩玩?」

囚獄間,充訴著皇女的悲鳴聲。

************

遠在一旁的格爾特,看著被無數囚犯輪姦的阿莉亞,看起來心滿意足。他也走到一邊,讓監獄裡最近才來的那個女魔法師為他口交。這時的魔女,看到阿莉亞那悲慘的樣子,已經完全放棄了抵抗,心甘情願地為看守長口交。

「格爾特,這樣真的好嗎?」其它的看守們有人擔心起來,「無論怎麼說,阿莉亞終究是皇女。」

「別擔心,我不是說了嗎,當然把她弄到這座二號憲獄來就是陰謀,只有這所憲兵監獄是特殊的。」

「可是,終究阿莉亞的罪名還沒有落實,現在到處都在流傳著她被冤罪的傳言。」

「那沒關係,阿莉亞冤罪皇女的帽子是戴定了。你有看到目前為止,還有關於她新的起訴嗎,告訴你,無論是攝政王,還是她的姐妹們,都在應付新的動亂呢。這可是我父親告訴我的,這段時間會很長,足夠讓我們把這個皇女操成真正的肉便器了。啊,好爽。」他的胯下,魔女的口交似乎讓格爾特的高潮來臨。

「可是,很顯然盧卡斯大人與這事情劃清界限,我怕……」

「你怕?那我告訴你,事到如今你們已經沒有其它選擇了,要不乖乖地聽從我的命令,不然阿莉亞出獄,你以為過去的事能一筆勾消?」

看到周圍看守長膽怯的目光,格爾特知道他在這個監獄裡的地位又提高了,這時候,他也迎來了自已的高潮,心滿意足地將精液全部射進了胯下魔女的口裡面。

************

輪姦還在繼續,已經分清過了多久,又有多少男人進入過阿莉亞的身體。全身上下佈滿了精液,連意識也開始磨煳。這一次,阿莉亞又被換了新的姿勢,整個人面朝下,雙腿彎曲大大向外開著,像妓女一樣挺著美麗的屁股。前半身則因為鐵鏈的關係,半懸掛在空中,嘴裡和後門分別迎合男人的抽插。

「堂堂皇國皇女,竟然這樣光著屁股,挺起來讓我們操,真是了不得了。」

「哈哈,說得沒有錯。看起來又清楚又文靜,竟然這麼喜歡被人操屁眼,太有意思了。」男人說完,插在阿莉亞後門的肉棒又是一挺,皇女再一次發出沈悶的呻吟聲。

「不過,真的是很舒服啊,果然是名器,皇國的皇女就是不一樣,真不知道以後有沒有機會上一上其它幾個。」

「琉娜最典雅,我喜歡操那樣子純粹的美女。」

「是嗎,我喜歡上瑪耶,青春美少女更合我口味。」

「大皇女呢?」

「喂喂,你想讓我的下面凍住嗎,阿西斯雖然漂亮,可我怕我的小弟弟會被切掉啊。」

「哈哈哈,說得沒有錯,還是讓我們繼續享受這個最文靜知性的阿莉亞大人吧。」

說完,兩個人又是一陣突刺。其間,後面的男人還不斷拍打阿莉亞已經佈滿了精液的大屁股,前邊的男人則是不斷進行深喉口交。皇女只感到自已的口腔被擠壓,然後每一次衝撞,都能感到男人的陰囊撞在臉上。

不僅是身體的侵犯,連精神也被攻擊,阿莉亞被淹沒在男人的海洋裡,幾乎無法自持。全身上下,幾乎已經沒有一處不粘有精液了,很多地方的精液甚至已經變干,但馬上就會有新的精液補上,就好像一個淫液的美人一樣。

因為麻幻藥的作用,身體能比普通人更大程度的承受性的衝擊。即便被再多的男人上過,阿莉亞的後門仍然在不斷流著淫穢的液體。

「真是淫蕩啊,一邊被操著,小穴和嘴還在流水,皇家的皇女果然耐操!」

「再來一發!」男人邊說著,又一次衝擊開始,不斷地衝刺,從前後兩處將阿莉亞抽得渾身顫抖。

「不過說起來,這皇女真的是名器啊,被這麼操還沒壞掉,仍然這麼緊。」

「果然,皇室的血脈全是淫亂的,哈哈哈哈哈。」

前後無規則的抽插,被半吊著,僅用雙腿叉開支撐的阿莉亞來說,能否保持平衡就是個費勁的事情。她根本沒有多餘的力量來抵擋男人的言語辱罵,只是默默地承受著一次又一次的衝擊。然後,男人又射精了。

或許是口裡和後門裡積下的精液太多,這一次的精液從阿莉亞兩邊的洞中逆噴而去,然後順著雪白的肉體流到地上,身下早就積起了淫液的水灘。

「看她樣子,好像全身都在流著牛奶一樣,哈哈,真淫蕩。」男人說完就走開了,但立刻又有新的男人填了上來。

輪姦還在繼續。而阿莉亞已經神經變得模煳,身體也幾乎麻木,唯一讓她支持著的,是先前老管事格林的話。

************

幾日前,當失蹤已久的格林再一次出現在阿莉亞面前時,她幾乎喜極而泣。

老管家用年老的手,像自已孩子一般觸摸著阿莉亞日漸惟悴,更越來越美麗的臉。

「大小姐,你一定很不好過的,真是苦了你了。」格林心痛地說。

「對不起,如果我能……」

「別這樣,格林,別這樣,知道你沒事就好了。」阿莉亞將老管家的手貼在臉頰上,「當時瑪耶說你失蹤的時候,我擔心死了,我好怕你會出現不測。」

「不用擔心,一般的人根本耐何不了我,這一點大小姐是最清楚的。」格林是阿莉亞的劍術老師,也是皇國的名劍士,「我只是去為大小姐找證據了。」

「那為什麼不和瑪耶他們說呢?」

「大小姐,這件事我只和你一個人說,你千萬不要說出去。」格林的表表變得嚴肅,「瑪耶,艾魯瑪,萊迪雅,克勞格斯等人,他們全都不可相信。」

「啊?」阿莉亞吃了一驚。

「不,或許說,他們其中一定有一個是內奸。雖然我不能確定是誰……」

「所以你決定一個人為我的清白努力?」阿莉亞感動地看著格林。

「我先是去搜集了不少證據,但我漸漸發現這件事情非比尋常,很多勢力都參入其中。所以,我認為解決的更好辦法就是用更強大的力量來壓制他們。」

「你去找阿西斯姐姐了?」阿莉亞一下子猜了出來。

「沒有錯。前時間,大皇女被不明刺客刺殺的事情你是知道的,就如你所想的一樣,當時阿西斯殿下並沒有死亡,相反借此機會隱藏了自已的行蹤。其間原因,也如我猜想的一樣,阿西斯率領的軍隊幾乎可以顛覆整個皇國,任何權力者都難免不有所忌憚,難怕誰都知道大皇女是絕對忠於皇室的。」

「於是,大軍在外,迫於命令,她不得不回都。但一旦回都就意味著兵權的收回問題,無論順利與否。必然會有一場明爭暗鬥。然而實局末穩,大軍在握才是掌握主動的方法,這也是阿西斯一直隱藏行蹤的原因,大皇女殿下認為皇國的士兵只能用於對付外敵,所以最忌會內訌,在事情沒有徹底弄清楚之前,她不會做出任何有損皇國國力的事情來。」

「所以你是說,阿西斯姐姐正在暗中趕來調查?」阿莉亞眼前一亮,精明的大姐,可是說是她最為信任的人。

「所以,大小姐,請你一定要堅持住,絕不能讓任何事摧毀你。」格林緊緊捧著心愛女孩的臉。

************

究竟,過了多久呢?二號憲兵監獄的牢門幾乎全部打開過,每個人都幾乎在阿莉亞的肉體上發洩過。中央大場地的空氣,充滿著淫穢的氣味,白濁的味道,還有雄性的汗濕。期間,甚至還有看守運送食物過來,看守們,囚犯們,在場地之中,說話的說話,進食地進食,還有休息睡覺者,每個人都做著各自的事情。

只有阿莉亞,還在正中央,被鐵鏈緊緊鎖住,承受著男人的輪姦。整個人面朝下,上半身緊緊貼在地上,下半身被男人抱在半空之中,借助著鐵鏈的支撐,阿莉亞被這麼上下倒差地玩弄著。肉洞和嘴裡,仍然含著男人的肉棒,一刻也沒有停止過。

「嘛,看來被抓到這裡監獄還是挺幸運的嗎,竟然有這麼上品的女人給我們玩。」

「是啊是啊,皮膚又好,又這麼緊,還這麼漂亮,這可是任何妓院都找不到極品啊。」兩個男人分別從前後玩弄阿莉亞的肉體。

「不過有個小問題就是,她好像不太動了啊,沒什麼精神的樣子。」

「嘛,被干了整整一天,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可是,我喜歡更激烈一點的,有點反應才好啊。」

「你也這麼想?好啊。」身後的男人突然一用力,拉扯著阿莉亞向上擡起的長腿,猛地一拉,將皇女像玩具一樣扯到半空之中。

「嗚!」強烈的痛楚讓阿莉亞從失神之中一下子驚醒過來,她想發出驚叫,但嘴巴卻被堵住,想要掙扎,卻幾乎沒有了任何力氣。身後的男人緊緊抓住她的肉臀,然後更用力的抽插。前邊男人也一邊握住她垂下的乳房,一邊插著阿莉亞的口腔。

男子邊插著,邊用力拉扯阿莉亞的身體,雪白的肌膚在半空中顫抖,雙乳誘人地搖晃著,肥美地肉體淌著日濁的淫液。

此時的阿莉亞,就好像牽線木偶一樣,她只感覺到自已的後背好像要被折斷一樣,卻做不出任何抵抗,只能任憑男人精暴地玩弄她的肉體。

「啊,來了來了,就是像這樣有反應才好玩嘛。」

「記得不許鬆開嘴啊,雖然我不喜歡沒有反應,但太過反抗也不好玩。」前面的男子用力捏了捏阿莉亞的乳房。皇女又發出一聲誘人的悲鳴。

即便痛苦,也無法做出任何掙扎,嘴裡含著男人腥臭的肉棒,頭被男人強行押住,一句話也說不出,阿莉亞只能微閉雙眼,無助地忍受男人的衝擊。

終於,又到了射精之時。

「哼哼,看來我快射了,積了這麼久,這一次狠狠地射到她胃裡去,哈哈哈哈。」

「真是了不起啊,那我就射到子宮裡去吧!」

男人大喝一聲,兩股熱流同時灌入阿莉亞的身體,大量的精液從皇女兩邊的洞中逆流而出。看著被他們幹得翻了白眼的阿莉亞,滿意地走開了。但立刻就又有新的男人圍上來。

「嘿嘿,很可惜,你要安心還早呢,我們這裡還有人沒幹完呢。」

說完,新一輪的侵犯就又開始了。

************

「這,這太荒唐了,這樣的話,大小姐怎麼辦?」格林的個人房間裡,老管家看到寄過來的信件,憤怒地一拳打在牆上。

「可惡的魔王,竟然在這時候反攻回來。」

信件上寫報告的,是魔軍大規模反攻的事實。格林擔心的並不是阿西斯的遠征軍能不能應付魔軍,而是身為軍人的大皇女,格林很明白,這時候阿西斯會選擇什麼。畢竟她並不真正瞭解阿莉亞的情況。

「這樣的話,即便我一個人,也要想辦法把大小姐救出來!」老管家打開門就撞見了路過的瑪耶。

「啊,格林老先生,你怎麼在這裡,上次一聲不吭就走了,大家都很擔心你呢。」瑪耶看著格林有所隱瞞的表情,「咦,怎麼了?」

「沒什麼,大小姐……咳,阿莉亞殿下怎麼了?」

「還在複審中,可是最近出了很多事情……我們證據不足,另外皇都,不,整個皇國都很亂。魔王的事情,格林你也知道了吧……」

「我知道,瑪耶四小姐,你多費心了。」格林說完,行了個禮就走了出去。只留下滿臉困惑的瑪耶。

「阿莉亞小姐,即便只有我一個人,也一定會救出你的……」老管家暗暗發誓。

************

夜裡,阿莉亞的輪姦終於告一段落,幾乎每一個囚犯都在皇女身上發洩過。阿莉亞虛弱地被鐵鏈拷在場中央,雙手雙腿被拷住,強行讓她赤裸地叉開腿站在所有人視眼之中。原本高貴美麗的身體已經佈滿了男人的精液,即使站在那裡,仍然不斷有精液滴落,在地上形成一灘灘水漬。

「嘿嘿,看起來真不錯啊,這樣子,精液皇女,全身都被我們的精液塗滿了啊。太漂亮了,看那樣子,下面的洞還在滴呢。」

而阿莉亞,已經完全到達了極限,沒有了絲毫回答的力量。她的體力和精神力已經到達了極限,若不是被鐵鏈拴住的話,皇女幾乎立刻就會倒下去。

「嘛,各位好像還沒有盡興啊,這樣的皇女大人是不是很讓大家失望?」格爾特這時候發言,包括阿莉亞在內,所有犯人都吃了一驚。因為他們都上過阿莉亞不止一次,精力也耗費得差不多了。

格爾特說完拍拍手,看守們拿來一袋東西,打開才發現是麻幻藥的注射劑。一種強烈的不吉感立刻襲上阿莉亞心頭,格爾特拿著注射劑走到阿莉亞面前時,皇女用盡全身的力量發出哀求。但立刻,麻幻藥就注射了進去。

同時,很多犯人也用了麻幻藥。

「麻幻藥……」阿莉亞小聲地說了句,就垂下了頭。對她來說,查毒的自已卻成為了麻幻藥最大的中毒者,這是多麼諷刺的事情。然而,身體已經抗拒不了毒品的控制,阿莉亞唯一能做的,就是咬牙忍受著這一切。

身體立刻就有了變化,儘管身體發出疲勞的信號,但那種極命的誘惑卻讓她產生了自然的反應。而那些注入了麻幻藥,也在不久之後,紛紛軟下的肉棒又硬了起來。

在看守的動作下,阿莉亞又被吊起來,這一次是面朝下,雙手雙腿向上併攏反拷反攢在一起,整個人反弓著,無助地暴露出自已全部的性感部位。男人圍了上來,乳房,大腿和大腿間的洞穴,還有口腔,立刻被男人填滿了。

夜晚這才開始……

************

皇國奈爾法西部邊境,平原上一隊黑色斗篷的人影正站在那裡。他們看起來是職業軍隊,裝備精良,紀律嚴明。帶著的,是一個身材高佻豐滿的美女,她的頭髮也是同其它皇女一樣的櫻紅色,但是更顏色更深,更深沈。

「阿西斯殿下,請你做決斷!」

「可惡的魔王,竟然還有這種力量反攻!」阿西斯握緊貼著配劍的手,因為痛苦的抉擇讓她全身發顫。

「皇國邊境皆有被害報告,損害十分嚴重。」她身邊的軍人說道:「看起來是有組織的進攻。」

「大皇女殿下,先前的戰役,雖然獲勝,但我軍的實力受損也頗大。」副官說,「特別是指軍官級別的人物,比如提米娜將軍就一直音信全無。」

「但是,皇國現在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攝政王阿格爾?哈,什麼時候他也能成攝政王了,我們軍隊絕不同意。」另外的指揮官說道。

「阿西斯殿下,請你做出決斷,無論如何,我們全軍將士都會聽從你的指揮哪怕是直取皇都……」

「說什麼傻話!」阿西斯鎮重地打斷軍官的話,「立刻放棄這種想法,我做為皇國的大皇女,一個軍人,從來沒有想過這種想法。更何況,把珍貴的軍力用在內鬥上,這是何等愚蠢的想法!」

「可是,阿莉亞大人……」

「夠了,現在只能先把皇都留給阿格爾。」先前,攝政王阿格爾寫了一封信給她,信中阿格爾保證在阿雷斯和她二人回國前,不會繼任皇王,也承諾會幫助阿莉亞調查原因。

「殿下,難道你相信阿格爾?」

「狼子野心,眾人皆知。」阿西斯恨恨地說了一句,「但是不得以,阿雷斯那個傢夥,竟然連我這個姐姐也欺騙,私自跑去了塞拉曼,我早說過彌塞拉將會影響他!」

「彌塞拉,東方帝國火吻而生的紅寶石。」指軍官感歎了一句,東方的紅寶石,西方的藍寶石,這片土地上最有名的兩位美女。

「殿下,你已經做出決斷了嗎?」副官問。

「速戰速決。」大皇女自信地說道,「將魔王軍全部擊潰,然後帶著全軍回都質問阿格爾!」

驕傲的皇女拔出配劍,向指揮官們發令道:「回馬,與本隊匯合!讓魔王再一次品嚐失敗的苦果!」

嘹亮的響聲貫徹平野,只是沒有人知道,阿西斯內心真正的擔心。

「對不起,阿莉亞……」

名為命運的齒輪還在繼續前進……



【全書完】


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
圖片小說推薦排行榜最新網址發布>>永久jxs6680.com

大家都在看

?五月丁香六月綜合歐美 ?久久96熱在精品國產 ?99re6這里有精品熱頻 ?色先鋒影音先鋒aⅴ資源站 ?先鋒影音最新AV資源網 ?影音最新資源在線觀看 ?久久愛在線在線視久 ?久久 這里只精品 免費 ?一道本不卡免費高清在線 ?國國內清清草原免費視頻 ?久9視頻這里只有精品123 ?青春草原精品資源視頻 ?精品國產在熱2019 ?久久2019有這里有精品8 ? 2019精品國產品在線18年國內清清草原視頻 ?國內清清草原免費 ?手機看片福利視頻 ?2019精品國產品 ?2019精品國產品在線18年 ?久久這里只精品熱線18 ?久久精品熱播在線看 ?久久這里只精品熱線18 ?精品國產在熱2019 ?中文字幕無線觀看 ?影音最新資源在線觀看 ?凜東中文字幕在線播放 ?久久這里只有精品 ?久久熱在線視頻觀看 ?久久青草熱熱在線精品 ?久久熱網站 ?一道本不卡高清專區 ?亞洲毛片美國免費觀看 ?做人愛視頻大全美國 ?日本高清免費一本視頻 ?一級做人愛c視頻免費網站 ?一本到高清視頻免費觀看 ?一級做人愛c歐美網站 ?一級做人愛c視頻正版免費 ?國產一級毛卡片免費 ?手機在線不卡一區二區 ?日本高清不卡一區二區 ?一級做人愛c歐美 視頻 ?一級做人愛a全過程 ?一級毛卡片免費觀看 ?做人愛c視頻正 ?國產一級成年女人視頻 ?大陸一級毛卡片 ?一級a做人愛c視頻 ?一級做人愛c視頻日本 ?美國一級做人愛的視頻 ?國產—級毛卡片
快乐手机助手